阿昌族传统体育

编辑:苦役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31 21:03:00
编辑 锁定
阿昌族传统体育是伴随着阿昌族民众生产与生活实践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民族体育文化形态。它的延续与发展,与阿昌族的语言习俗、岁时节日、生活习惯、伦理道德、宗教信仰、行为准则、价值观念、思维方式、思想意识、心态感情等联系在一起。既是阿昌族民众表达信任、交情、和谐、互惠等人际交谊的一种平台,更是中华传统体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文名
阿昌族传统体育

阿昌族传统体育阿昌族概况

阿昌族主要聚居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陇川、梁河等地,其余分布在盈江、潞西、瑞丽及保山市的龙陵和腾冲等地。根据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阿昌族人口为33936人,为国家重点扶持的人口较少民族之一。阿昌族语言分陇川、梁河、潞西3个方言。方言间在语法上差异不大,但彼此间通话有较大困难。阿昌族还兼通傣语、汉语。方言之间通话或与其他民族交往则用汉语或傣语。无文字,通用汉文和傣文。

阿昌族传统体育阿昌族历史

阿昌族渊源于古代的氏羌族系,同时还与南诏、大理国时期的“寻传蛮”有直接的渊源[1]。“阿昌”一词,最早见于元代文献《招捕总录》和《元史·地理志》中,前者记作“阿昌”,后者记为“峨昌”。此后,文献中还出现了“俄昌”“莪昌”“萼昌”等写法,不过,基本上都是“阿昌”的异写。说明阿昌族的民族特征在元代就基本形成了。他们当时的活动区域,主要在今保山、腾冲、梁河一带。
当代的阿昌族,分居在群山绵延、河谷纵横的中缅边境,他们把家园垒在半山半坝的坡地上,大山托着他们的脊梁,泉水拨动着他们的心弦。阿昌族人崇拜自然、崇拜祖先,以特有的方式阐述着他们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认知和理解。

阿昌族传统体育阿昌族传统体育

由于受自然环境、生产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的影响,更由于阿昌族与当地的傣族、汉族和景颇族交往频繁,使其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在具有本民族鲜明特点的同时,又与其他民族相似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主要代表性项目有射弩、甩秋、车秋、耍白象与青龙、蹬窝罗、阿昌拳术、猫赖过(刀术)和晃赖过(棍术)等[1] 

阿昌族传统体育代表性体育项目

阿昌族传统体育射 弩

射弩,是阿昌族的传统习俗。也是阿昌族民间流传已久的一项体育活动。
阿昌族善弓弩,有着悠久的历史。清代王凤文在《云龙记·阿昌传》中记载说:“阿猖……与人较弩,射海贝巴,中其心。植刀,中其刀”。要射中仅有纽扣大的海贝巴和细长的刀身,说明弓弩的射技都很高。弓弩不仅是阿昌人的武器,还是崇拜的对象。
阿昌族的射弩活动,一般在每年正月初四日进行。如云南梁河阿昌族在每年这一天的窝罗节之台坊上,都要高高竖立一把巨大的弓箭,被称为神箭,箭头直指蓝天。据传说,这是为了纪念祖先遮帕麻。遮帕麻曾用黄栗树做了一张千斤弓,大龙竹做了一支长箭,他才射下了假太阳,挽救了人类。所以善射弓弩是阿昌族尚武表现。在这一天,射手们手持弓弩,参加在这里举行的射弩比赛。比赛最终以射的最准者为胜。

阿昌族传统体育车 秋

车秋,流行于阿昌族民间的一种秋千类型。因整个秋架似马车的车轮而得名。
阿昌族车秋的秋架,为两根顶端开叉的粗树桩埋在地下做成。然后再在树叉中担一横梁并浇上油脂润滑,横梁上成90度装上四个长框。最后在顶端装上吊索即成。
每次打车秋时,四人在长框中,然后由他人帮助推送旋转,形如车轮。这种车秋活动,在阿昌族民间,尤受人们的喜爱。

阿昌族传统体育阿昌拳术

在阿昌族的武术体系中,拳术是其主要的组成部分。也成为其民间传统体育的重要内容。
阿昌拳术,有着不同的形式和多样的套路。其代表性的有公鸡拳、猴拳、十字拳、羌子拳、打通广拳、翻地龙拳、四马回头拳、大蟒翻身拳、四方拳、猴子挑水拳等。阿昌拳很有特点,多数是直转着打回到开始的起点始结束。如四方拳就是从中间一点开始打起,打到四个角,形成四方形而得名。此拳往往左击右防,出奇制胜;再如“十字拳”,是从十字的一开始,先打到十字中心,然后逆时针转着打。每打到十字一端,都要跳回十字的中心,直转着打回到开始点结束。
阿昌族在演练拳术时,无论开势和收势,都要抱拳向观众作揖,以示演练者的谦虚、礼让精神。这个演练程序,已形成为阿昌族武术比赛和交流的规定。

阿昌族传统体育晃赖过(棍术)

晃赖过,为阿昌语,意即棍术。是阿昌族传统武术器械中棍的技击套路技艺。
晃赖过形式多样,有猴棍、合棍、十四门棍、两节棍等。其技击形式多模仿猴子动作。如猴棍技击,表演者一脚踢起长约为1.5米的木棍,右手趁势抓住,左手立刻捏住另一端,往肩后一扛,来个猴子挑水动作。左手放开,右手把棍舞到面前。棍绕一圈,右脚往前跪,棍子随着直刺出去,动作干净利落。随之站起,左手反握棍靠拢右手,右手又握住棍子的另一端,猛劈出去。然后收回右脚和棍,再学猴子的一些动作,立正向观众点头致意[2] 

[1]“寻传蛮”,疑为“寻博蛮”之误。繁体“传”与“博”书写相近,传抄出现笔误自属难免。而“寻博”应即“景颇”的另一种音译。
参考资料
  • 1.    崔乐泉 .中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 .贵阳 :贵州民族出版社 ,2011年1月:231-235
  • 2.    中国体育博物馆、国家体委文史委员会 .中华民族传统体育志 .南宁 :广西民族出版社 ,1990年8月:351-354
词条标签:
中国体育学会